僵尸,吸血鬼,狼人(2)

Posted by | January 10, 2015 |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僵尸,吸血鬼,狼人:来自一个少年世界里的不死族以及它们对人类依赖的系统发展(2)

作者:内森 赛恩伯格

翻译:武怡堃

(接上文)

几个月之后,分析师可以去问D关于吸血鬼和狼人的故事。D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讲了这些内容。他解释到吸血鬼,狼人和僵尸是相关联但又不同的。他们有些共同的特质:1,都杀不死;2,都依赖于“活人”而生存;3,都没法变成真正的人类。

但是僵尸是最低级的不死族:他们没有自己的意愿,大部分情况下像机器人一样(他列举了他们机械的行为,僵硬的关节,面无表情的行走),对于咬人的行为没有情感。吸血鬼是更高级的存在。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有自己的意愿,他们饮血来维持生存,但同时(矛盾的是)他们会给他们的牺牲者“礼物”,即不死。同样,吸血鬼对于杀死人类也不会后悔。狼人是不死族的最高形式,他们在一个月大部分时候都保持人的形态,只有在满月的时候变身成狼,失去控制并攻击人类。在第二天,这些狼人会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强烈的懊悔,这也许是一种“延迟反应”的形式(La Planche和Pontillis,)。此外,他们只用通过记忆,或看到自己身上的血迹和破碎的衣服来“了解”自己做了什么。预计到他们会做什么,他们会在整个月中受到痛苦的煎熬。这就是,狼人会同时感受到对过去的懊悔和对未来的焦虑。

随着治疗的进行,D开始扮演狼人的角色。他解释到他的狼人娃娃会在出生的那一天会变成好的或坏的狼人。但是他无法确定,他在下一年会是好的还是坏的。此外,他还解释到他的僵尸或狼人都无法大小便,他们会吞噬并吐出恶心的东西,他们也没有肛门或阴茎来排泄。

D的治疗继续,在后来的几年中,他有了更为象征化的表达。他在治疗中的活动转向了画画,梦,讲看过电影和书,有时还会唱流行歌曲,如“丘比特,拉上你的弓,让你的箭飞翔,直接飞向我爱人的心,如果你愿意。”如果完整地描述他的治疗整个过程,可能会超过了这篇文章的需要,但他的一些梦暗示了他内部的转变。

他的梦在整个分析的过程中都在不断地重构,从灰暗和消极地面对死亡,独自逃跑,到联合他人来避免蓄意伤害。在他的第一个梦(第13次治疗),他在一个主题公园里和朋友们一起。一个杀人犯接近他们。D一个人逃到屋子里来寻求安全,但是那个杀人犯躲在门后面,他抓住了D,想把D放在一个伐木的锯子上,从D的头开始,D逃走了。

他对这个梦的唯一联想是,瞎了眼的鸵鸟依然会跑;虽然看不见,它的腿还是能把它带出危险。

在第一年治疗的末尾,他梦到一个在公园里死亡的女人,湿漉漉的叶子盖在她的身上。他听到一些词,“Esse, Esse”,他回到家后,发现那个死掉的女人躺在浴缸里。然后他醒来,他觉得这个梦很安静而又极度恐怖,他想知道该怎么忘掉它。他想把这个梦留在我的治疗室里,并把它放在那。“Esse, Esse ”,在德语里指的是“吃,吃”,也在他的吸血鬼/狼人游戏里出现,与这个游戏的口腔攻击和食人特质保持一致,但却是相反的:在这个梦中,有个声音告诉他去吃一具尸体。这个梦捕捉这个男孩早些年构建的心理结构中灰暗的部分。

治疗中一个关键点发生在治疗进行的第18个月中。他回想起来,自己的母亲在他7岁生日时尝试掐他的脖子,当时他的父母正处在短暂的分离中。(这个细节被这个孩子的母亲确认了,后来也得到了父亲的确认,因为男孩在从母亲那里逃出来后给他的父亲打了电话。当他的哥哥听到这些时,他的反应很冷淡,“喔,她也对我这么干过。”)在讨论了这个的几周后,他进一步解释了他的游戏,他还提到了“印第安纳 琼斯”系列电影,D描述了电影中的一个场景,在一场飞车追逐的戏中,印第安纳和一个金发巨乳的女郎一起坐在后排,开车的是一个男孩,非常努力地试图甩开后面的追车,而印第安纳似乎没看到这个男孩有多在乎他,因为他把头埋在金发女郎的胸前(因为解药掉到她的胸中间了)。他的游戏和工作变得越来越象征和符号化,就如有次他让分析师站在中间不动,自己围着分析师展示他见过的康康大腿舞,他告诉分析师她们站得如此得近却不会碰到对方,也不会互相微笑。

在他的分析的第三年,他做了这样一个梦,这告诉我们他的内在结构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他在越南参战,成功地穿越了一片地雷阵,但弄伤了腿。他和一个战友一起在河里游泳,之后必须爬过一道墙才能逃跑,D成功地爬过去了,但是他的战友遇到了困难。一架直升飞机接近他们,向他们发射导弹,但是却没有命中。后来他们两个一起安全到达了墙的另一边,遇到了一对双胞胎女孩,成为了他们的女友。他们四个人一起进了一个电梯,电梯下降穿越到了未来,平安到达了2000年(治疗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

我们谈到了在他的梦中他可以找到人和他一起逃跑,而且他还能够帮助朋友逃跑。(在这个梦中,他的朋友在爬墙时遇到困难,但他还是梦到他们一起平安到达了墙那边)。我们也谈到了有一对双胞胎女孩当女友是多棒的事情。他可以接受我的解释,即过去时可怕和危险的,他能预见到自己在未来和朋友一起会更安全,还有可能交上女朋友。我们了解“下降”到未来,是一种在治疗中退行的形式,为了有更好的未来(Kris, 1956)。

讨论

我们分两个部分讨论这个案例。首先是在治疗之前,这个男孩建构了一个精致的关于不死族的幻想世界(也把自己想象成不死族),这个幻想帮助他保持了精神上的平衡,但是也隔绝了他作为正常人类的感觉,使他“不得不”对某些人做一些会让他后悔的事,有时候他也不会对自己的行为后悔(Winnicott, 1974; Giovacchini, 2000)。其次,我们会思考关于这个男孩的不死族发展模型是如何反应了当前美国流行文化的兴趣,甚至为什么会那么关注不死族。

D的模型的很好地解释了他的思路:不死族有不同的等级,僵尸是最原始的等级,吸血鬼是更高一级的,以及最接近人类的狼人。他对于这些不死族特性的内在心理动力和动机的解释可以用多种精神分析的理论来分析,如力比多,客体关系或其他心理动力学理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APTCHA *